2013年《死刑今夜執行》   千盼萬盼,總算盼到了推理作家思婷的小說集結成冊,以單行本的方式面對新一代的推理小說讀者,《死刑今夜執行》共收錄六篇曾刊登於《推理》月刊雜誌的作品,目前在全國的7-11販售,一家店最多只有一本,如果一家買不到,請記得多跑幾家,稍晚幾個月會進書店通路,到時各大實體與網路書店也可以買得到,現在除了秀威網路書店有販售之外,就只有7-11可以買了。身為本書的催生者之一,見到成書,心裡的感受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思婷是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第一屆的首獎得主,在台灣推理小說、乃至於推理小說獎的乾旱時代,那是非常具有指標意義的獎項,得獎作品捧在手心裡細細品味,然後讚嘆:「果然是首獎水準,實至名歸」。第二屆與第三屆他也都參加,也都得了名次;加上投稿時報文學獎的推理小說類(短篇)的一篇、與參加林佛兒獎前的兩篇創作,共計六篇合成了這部《死刑今夜執行》短篇集,以首獎作品〈死刑今夜執行〉為書名,應該最具代表性吧!

  我與思婷的交往,大概就如路那在本書解說所寫的那樣,以及本部落格〈原來我們這麼近——2009初秋.記與思婷會晤〉一文。算算日子,實際往來不過三年,但總覺得透過思婷的小說神交已久,在這種老友的熟悉感、這種覺得小說好非得推薦給別人的想法下,我與路那先是策劃了一場小型讀者見面會,僅僅通知我們認識的推理迷,就有二十多人出席這場見面會;也在思婷的同意下,我們重製了思婷的六篇小說印成一冊,以供後進推理迷朋友得以輕易接觸到思婷作品。

  然而這樣還不夠,思婷作品之好只有少數人知道,對我來說不夠。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我引介思婷作品介紹給秀威的編輯,其成果就是各位目前看到的這本《死刑今夜執行》。如果思婷作品沒有重新出版,那就只是埋沒在282期的推理月刊雜誌裡,取得有一定難度,可近性不高,更別說這六篇作品最近一篇是發表於1991年了,有什麼道理要讀者去找幾篇發表於20年前的小說?有好成這樣嗎?我要說,就是有這麼好,而且這種好跨越了時間的限制。單是〈死刑今夜執行〉這一篇,評論家傅博就認為「可以說是這次徵文比賽(第一屆林佛兒推理小說獎)中唯一真正創作的作品」(引自總評會議記錄),作家藍霄迄今仍認為〈死刑今夜執行〉是目前本土推理的最高傑作(引自藍霄在2012.9.15金車推理講堂演講前說的)(這樣引用會不會很沒說服力?藍霄先生請寫在哪裡讓我好引用一點好嗎?)

  為何我會希望思婷作品重見天日呢?因為我不僅希望讀者知道思婷的好,還希望讀者知道思婷作品對台灣推理小說有多重要。我厚顏地為本書寫了一篇推薦序〈重讀思婷,台灣推理小說的特異拼圖 〉(這裡有全文),且讓我引用一下「重讀思婷作品的重要性」這段。

  「台灣的推理作家,不是太優渥就是太困頓,就是沒有太顛沛的。沒有貶損的意思,我指的是台灣推理作家多為讀而優則寫,生活條件與對推理小說創作的預備知識都相當足夠,此為優渥;而就算寫出了推理小說,卻無法據此養家活口,在早期網路不發達的年代,連讀者有沒有、在哪裡都不知道,此為困頓。

  「思婷是台灣推理作家中的異數,廈門出生、輾轉逃離至香港、入籍台灣、移居北京,思婷的前半生也夠顛沛的了,這樣的生命經驗讓他寫出迥異於土生土長台灣作家的作品。說真的,誰夠瞭解文革而能寫文革?思婷能寫,他在年輕時被捲進那個時代漩渦裡,所以有了〈好好拍照〉、〈死刑今夜執行〉與〈一貼靈〉等三篇;誰能寫文革後百廢待舉的新中國?思婷能,〈神探〉諷刺手法照出了在改革大旗之下,中央肥官轉調地方的窘態;誰能寫出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瀰漫的風聲鶴唳?思婷的〈最後一課〉僅僅從一門教室的課堂討論就演繹了那段期間的緊繃局面;誰能把兩岸三地的特殊關係寫進推理小說裡?思婷的〈客從臺灣來〉寫出台灣民眾即使可赴大陸卻要透過第三地香港轉機轉船的政治現實。

  「思婷是台灣推理作家中帶來大陸觀點第一人,文風與取材都迥異於台灣其他推理作家,個人風格極為鮮明,在他創作的那個年代已是如此特出,在二十多年後的今日,放眼現今活躍作家與作品,看來仍是如此,思婷作品在台灣推理文壇無疑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思婷的作品確實不是最多、可能不是最好、也並非最有名,但錯過思婷,你一定誤解台灣推理小說全貌,因為你漏失了台灣推理小說最特異的一塊拼圖。


  讀吧!你非得讀過思婷,才能補上那塊拼圖,而且可能是你不知道他竟存在的那塊拼圖。

2013年《死刑今夜執行》1 
[ 收錄作品 ]
作者:思婷
〈神探〉
〈好好拍照〉
〈死刑今夜執行〉
〈客從臺灣來〉
〈最後一課〉
〈一貼靈〉

[ 相關連結 ]
讀思婷(上)(by 路那)
讀思婷(下)(by 路那)
購書:博客來網路書店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