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災難之城》《多災小鎮》.jpg 書名:Calamity Town
書系:麥田 艾勒里.昆恩作品系列 10
書系:臉譜 艾勒里.昆恩作品系列 10
書系:遠流 謀殺專門店 011
作者:艾勒里.昆恩 Ellery Queen
成書年代:1942年

 


心得:

  我以為我一直沒到過萊維爾,當我閱讀越熟悉,進而腦海浮出兇嫌身分時,我才發現我早去過了。本書中譯本最早是由麥田1996年出版、遠流在1997年的謀殺專門店出版計畫亦收錄此書,後來麥田推理改歸臉譜之際,又出了兩個封面的版本,所以本書一共有四種封面。

  《災難之城》與《多災小鎮》,我想我是喜歡後者的名字多一點點,前者會讓我有種像紐約這種大型罪惡之都的感覺,後者則就是瑪波老小姐風,平靜的鄉下卻老是出一堆非神探不可的怪案子。但似乎是前者的名字比較流通,畢竟是平裝普及版,還陸陸續續推出了三個版本。

  《多災小鎮》在說推理作家昆恩隱姓不埋名到小鎮萊維爾賃居,結果碰上怪異難解謀殺案的故事。至於為何偵探到哪裡哪裡就死人,謀殺專門店店長詹宏志在導讀裡說到「因為故事是為神探而設的……(中略一千字)……我們千萬不要追問,問了我們就得不到讀推理小說的樂趣。」確實如此,網路上老是有人討論死神柯南與死神金田一誰比較帶衰,我覺得當成閒聊題材是很有趣,要是認真計較他們怎麼走到哪裡就死人,那真是吃飽撐著。

  這部作品我覺得是挺精采的,至少在我隔了八年之後重讀,在知道兇手的情況下,還願意一頁頁往下讀,仔細看看昆恩是怎麼埋線索講故事解謎案的。為何一個殺妻嫌疑犯會受到妻子娘家的全力支援?外在一切線索都指向這個丈夫是歹毒之人,為何他一句話都不肯為自己辯護?這種看似死定了的案子,要是能上演大逆轉,閱讀經驗就十分滿足。我最佩服昆恩小說的部份就是幾乎線索都兜得攏,沒有那種故佈疑陣結果收不回來的窘境,雖然說昆恩的戀愛戲可有可無,但看習慣了還是覺得這位年輕神探挺有「人味」的。

  既然本作同為謀殺專門店101部選書,那順便聊一下詹店長的選書觀點好了。詹店長對於昆恩推崇備至,除開昆恩對於小說以外的巨大貢獻,他對於昆恩本身作品的評價是「昆恩對對推理小說的探索十分全面,他名下的數十本小說無一不是結構嚴謹、佈局井然,其中的案情設計也無一不精采」,所以他說代表作難選,因為水準整齊,他最後說受了基亭影響而選了這部《多災小鎮》。而他評本作內容,則說「和其他昆恩小說不一樣的,這本小說處理了更多愛情問題,就連謀殺與沉默的原因都與愛情有關,小說中又寫多種不同女性對愛情的態度,這就透露了昆恩先生觀察力與描繪力的另一面才華」。

  說巧不巧,這部作品在1996年的《推理》雜誌146期刊登過某位推理評論家的書評,在此僅討論內容,姑隱其名。當年我涉獵推理小說極其有限,該推理書評專欄是我重要的參考指標,甚至會將該專欄影印,然後貼在小說的封底,這樣我可以在讀完小說正文之後,對照一下專家的看法。涉世未深嘛!人家文章都可以印出來刊登在雜誌上一定有他的道理。
1942年《災難之城》《多災小鎮》5.JPG
  現在回頭看看這篇1996年的書評,然後可以對照一下詹店長1997年的導讀內容,是非常強烈的對比,我都要懷疑這兩位是不是讀同一本書了。然後我想,要是該篇文章現在發表在人人可鳴放的網路上,恐怕會引來不少批評(我就正在幹這件事),以下引號中是原文照登。

  先是說故事老套:「當初艾勒里.昆恩剛完成這部小說的時候,書中的很多詭局應該都很富原創性,但現在看來,卻都會叫人覺得失之過簡,大概才看完第一部,就可以猜到大概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等到命案真正發生時,讀者早以知道兇手是什麼人,因此使後半本小說變得十分乏味。」這種說法實在是有失厚道,時代因素當然是要列入書評考量,這是一本1942年的書,站在1996年的閱讀經驗去評價,實在愧對昆恩。另外,以因為自己猜到兇手而認為小說乏味,那就是真的只把推理小說當成五分鐘推理謎題在讀吧!

  再來是說昆恩的手法可笑,這是順著上述猜到兇手而來的:「尤其是艾勒里.昆恩還是照樣用他一貫的『反覆辯論』的手法,刻意安排到全書的末了再來揭露真兇的面目,更是會讓讀者覺得那種裝腔作勢十分可笑。」怪昆恩裝腔作勢實在是相當沒道理,作者又不知道54年後的讀者會因為閱讀經驗豐富而猜到兇手,當然他要照原本設定偵探的專長去發揮,反覆辯論不正是昆恩精采之處嗎?難道作者要預設讀者在第一章就知道兇手,而換個寫法?又不是在報紙上連載可以臨時改寫法咧!若不在最終章揭露兇手,那要何時?這部作品又不是倒敘推理。

  然後說偵探介入案件的方式可笑、做作:「這本《災難之城》從一開始也就很可笑,艾勒里.昆恩無端跑到這個小鎮上來,毫無理由地決定住下,莫名其妙地隱藏自己身分,卻又透露自己是『名作家』,這樣『碰巧』遇到大案子的安排,做作的叫人受不了。」這樣的評語基本上就是忽視的推理小說作為一種類型小說就是有他的一定模式,如詹店長所言「故事是為神探而設的」,難道為了寫實需求,要一個偵探找不到離奇案件、問不到關鍵證人、取不到官方資料、最後偵辦過程寫成無趣的數十萬字會比較精采嗎?

  還批評了昆恩的小戀曲:「而那場『戀愛』也談得很沒說服力,似乎只是為了讓故事多一點周折。」這部份與詹店長「這本小說處理了更多愛情問題,就連謀殺與沉默的原因都與愛情有關,小說中又寫多種不同女性對愛情的態度,這就透露了昆恩先生觀察力與描繪力的另一面才華」說法是南轅北轍;而有沒有說服力則是因讀者而異;另外這位評論家都覺得可以猜到後面演些什麼了,有點愛情可以讓故事多一點周折,這樣也不行?

  最後則是評論昆恩風格當總結:「以艾勒里.昆恩這樣偏重邏輯的人來說,居然搞出《災難之城》這本沒有什麼邏輯可言的東西,確實叫人奇怪。」這對於昆恩作品邏輯的評價,跟詹店長口中「無一不是結構嚴謹、佈局井然,其中的案情設計也無一不精采」的昆恩實在是相差甚遠,詹店長雖然是話說得很滿沒錯,作家難免有劣作,但要說這部作品是「沒有什麼邏輯可言的東西」,那也是太過「毒」斷的評語。甚至書評家還說:「『麥田』若是還要繼續出這位仁兄的系列,選稿恐怕還要再用心些。」結果是麥田出完遠流出,遠流出完臉譜出,恐怕也是書評家始料未及的吧!
 

[ 萊維爾鎮六作 ]
1942年《災難之城》《多災小鎮》(Calamity Town)臉譜昆恩系列10
1945年《凶手是狐》(The Murderer Is a Fox)臉譜昆恩系列31
1948年《十日驚奇》(Ten Days' Wonder)臉譜昆恩系列14
1950年《雙面萊維爾》(Double, Double)臉譜昆恩系列32
1952年《國王死了》(The King Is Dead)臉譜昆恩系列
1970年《他最後的女人》(The Last Woman in His Life)尚未出版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