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挑戰

  福爾摩斯與華生閒坐暖爐左右。福手葉卷煙力吸。投身安樂椅中。仰視煙霧飛散狀。意其中有佳景在然。華生則倚於爐傍。注視福之舉動。亦若觀劇者。歷時既久。華生久坐無意。起身行一深呼吸而言曰。
  「福君天氣甚佳盍往野遊乎。」

  福每於深思之時。雖傍華客。有所問。慨置不答。以擾其思。故華生問不答。面華生夙知。亦不之怪。移身□下。探視路中。忽見一郵夫從窗前過。無何門鈴亂鳴。既而門番持二書留信入。福取其一裂封視之。欣欣然有喜色。華生見而曰。
  「福君有何可喜事乎。」
  「有趣之注文書也。吾輩許□無所事。得此堪□寂寞。
  乃以書受華生。華生急趨受而視之。呂仁茶社話推理

  福爾摩斯先生鑒。呂仁茶社話推理
  久仰大名。如雷貫耳。每欲趨承教誨。奈多俗務。又遠隔大洋。甚為耿々。茲者敝受甚大之盜難。敝地警隊雖敏。奈大盜手腕更兇。盜難頻發。被難甚巨竊思非先生莫治敢祈撥。駕一遊以治之。雖敝個人之幸。亦敝地全人之福也。書不盡言。詳細待到臺後面談。專此懇請。
                                   年 月 日
                                      街 氏 名
                                         林茂
  再者倘蒙見諾。祈即電之。

福:「來適其時。吾輩久聞臺灣雖為小島。而民富地弱。新文明之國。每欲往遊以曠眼界。今幸有此便。豈可不往乎」。

  語畢。又裂其二之信視之。則顰眉怒目,切齒變色。將信揉成一丸。擲之廢紙籠中。華生怪之拾而視。

  大探偵福爾摩斯老先生侍右。呂仁茶社話推理
  每承教誨。銘刻不忘。茲者僕今欲忠告先生者。近日必有依賴先生事。祈先生切不可應之。諾之恐有不利於先生。非但此且於先生之名譽上貴體上亦必大受損傷。故祈先生靜坐爐邊為佳。因友情上專此達之。
  華生先生處亦祈帶恕。
                                    月 日
                                     亞森羅頻頓首

  「亞森羅頻乎。」
  華生訝聲而言。福則力打其傍之棹。碰然一聲。憤而言曰。
  「可憎之畜生。竟公然視吾輩為童子。決吾輩之必敗。余必報之報之。」

華:「福君。此非羅頻懼君而仰止者乎。」
福:「非也。羅頻非弱者挑戰也。挑戰也。」
華:「然則羅頻何以知林君之來信。」呂仁茶社話推理
福:「□非仙人何能知之。但君何以發此奇問。」
華:「飛仙固也。但因君有不思議之怪術。人所不能也。君能之故是問。」
福:「嗟乎。何為不思議之怪術乎。僕之所能人之不能者。乃理其源推其端理想之也。非怪術也。君不可誤意。」

華生語塞。福則□々室中。既而坐既而步。竭其明晰之腦。想其如何結果。終則按鈴呼僕。命其備旅行用之用品。華生曰。
 「君欲渡臺乎。」呂仁茶社話推理
福:「然也。僕意林君之事。必羅頻為。不往則為所笑。」
華:「福君僕亦同往。」
福:「信乎。君不懼彼乎。」
華:「與君同往何懼哉。」
福:「然也。君亦強者羅頻無謀之輩。竟欲再與吾輩戰。其敗必也。君可急準備。」
華:「電知否。」呂仁茶社話推理
福:「不電為佳。電則適為羅頻知吾輩之渡臺。」

(待續)


原刊登於《臺南新報》大正12年(1923年)9月26日
□:原件模糊。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