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挑戰(續前)

  數日後臺灣島基隆港。亞米利加入港。上陸客中有二英人。變裝為島人者。乃華生也。其變裝之精。實可驚歎。殆與島人無異。一見確為島人。不復英人矣。且福因有意渡臺。數年前已精熟島語。亦流暢與島人無異。華生雖不及福。亦勝於中等輩。

  方出改札口數武時。忽有銳聲乎曰。
 「福爾摩斯先生乎。」

  福驚不應。默想彼何人。乃能識余之至者。而呼聲再。乃有一島裝婦人。急々而至曰。
  「先生非福爾摩斯先生乎。」

  福不得已停趾視之。則柳眉鳳眼。櫻口蠻腰。亭々可愛。東洋之尤物也。但顏色慘鬱。一見知其有所憂。

福:「夫人有何貴事乎。」
婦:「先生確為福爾摩斯先生乎。因有事要相商。」
福:「然也。貴事為何。」
婦:「先生有非常之事也。先生今非欲行嘉義乎。」
福:「然也。」
婦:「先生切不可往。々則先生不利。」
福:「有是理乎。」

  言已拔步欲行。而婦人則急遮福之前曰。
  「先生不信吾乎。噫。先生聰明人。胡不知余之噓實。」

  語柔而悲。使福聞而知其誠。福乃曰。
  「夫人。然則當如何。」
婦:「不往為佳。而暫居臺北。待後回船便。急歸貴國可也。」
福:「夫人誠意。敬謝不忘。但僕非畏難者。」

  語畢。嗤然而行。華生急隨之。至十字路通。則見一樂隊鼓吹而至。二人停步觀之。則一長六尺幅四尺之白板。中大書。

  奉 福爾摩斯
    對
  迎 亞森羅頻

  後面則
  福爾摩斯亞森羅頻之大競技
  大探偵
  英國選手到着
  嘉義大豪林某之盜案

  福大怒。前止樂問之曰。
  「汝輩何時受僱乎。」
曰:「今日。」
福:「歷幾時矣。」
曰:「一時間前。」
福:「然則此廣告板。準備久矣」
曰:「是否。非吾輩所知者但所知者。為一紳士命吾輩至北門街。看板屋。負此鼓吹廣告而已。」

  嗚呼羅頻果挑戰矣。知福之將至。故使樂隊廣告。以激之。誠不思議也。
  福無法。適自働車至。遂乘之憤而言曰。
  「畜生。汝竟宣戰矣。識之余非執汝勢不歸英也。」」


原刊登於《臺南新報》大正12年(1923年)9月27日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