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再見玉嶺》書名:玉嶺よふたたび
書系:遠流 陳舜臣作品集 4
作者:陳舜臣
成書年代:1969年

   是不是推理性很強的小說,才算是好的推理小說?

  入江章介和動亂的中國特別有緣,第一次是中國八年抗戰的時候,第二次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到中國研究佛刻藝術的日本學者,相隔二十五年,兩度踏上中國的土地。這是一個發生在大時代的一個小角落的愛情故事,讀完後令我深深動容。來自上海的中國拓本師,把在玉嶺拓印的磨崖佛拓本帶到入江的研究室,要求代為斷定製作年代。入江因此首次聽到關於玉嶺的故事,也由拓本師的敘述之中,引發了他對玉嶺的興趣。入江前往玉嶺,也因此發生了故事。

  在《大和物語》中,菟原處女的傳說,是兩個青年爭奪一位女孩的故事,女孩雙親提議兩個青年中誰射中水鳥就選誰做女婿,但是,兩名青年相互較量射弓本領後,一人射中水鳥的頭,一人射中尾巴,不知如何是好的女兒投江自盡了。

  入江到了玉嶺之後,知道了發生在梁武帝時,包選和石能爭妻的故事,這是中國古代版的菟原處女傳說。他將日本的故事和中國的故事做了比較。他沒有想到,這樣的故事,竟然也發生在他的身上。

  梁武帝時代包選和石能的故事,以及刺史張獻平的事蹟,是全書推理性最強的地方。故事不離奇,但是緊扣人心,隨著生動的譯筆逐步看完故事,時空交錯的寫作方式並未使人混亂,總共三個時代穿插其中,分別是梁武帝時、抗日戰爭時、文化大革命時。登場人物並不多,人物刻畫很細膩,個性鮮明,尤其是女主角映翔的個性,更是貫穿了整個故事。

  本書在1970年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書裡的介紹是『四十五年度推理作家協會賞』;而景翔先生在推理雜誌147期中的《推理小說大家看》單元,寫的是『獲第二十三屆推理作家協會賞』。稍作查證的結果,本書在1970年(昭和四十五年)得的是第二十三屆的獎。

  陳舜臣在拿捏中、日民族情結的技巧,非常令人欽佩,民族間的仇恨敏感且不易處理,像是島田莊司在其著作《占星術殺人魔法》之中,強烈批判日人對待韓籍軍伕的態度,就較不討好,為韓人出氣抱不平,可能就得罪了日人。作者風格影響作品至為重大,我推想以陳舜臣的中國人血統,可能是造就他對於中國人以及日本人的共有情感,所以會很正向的處理兩國民族情結,在其作品中展露無遺。

  透過主角入江之口說出的話饒富省思。
  『那張臉既非中國人,也不是日本人。兩個點的眼睛,直的和橫的鼻子、嘴巴。真想去人民面孔相同的國度去。』
  『入江知道了同是中國人也有被視為異類的人。』
  在陳舜臣的作品中,種族不是他考量的重點,而是身為人類的共有價值。

  之前讀過陳舜臣的歷史小說《琉球之風》以及推理小說《三色之家》、《托月之海》、《柊之館》,以及不像推理小說,卻被遠流當成推理小說出版的《青玉獅子香爐》,發現陳舜臣寫推理小說有濃濃歷史小說的味道,所以讀他的推理小說十分新鮮,還可以長知識。雖說在歷史夾縫中求生存的作家不少,金庸先生可謂箇中翹楚,但是用的恰到好處的,就得看作者的功力了。不過當然也要看讀者的胃口而定,就像有人認為《姑獲鳥的夏天》有灌水之嫌,和我認為《中國橘子的祕密》、《龍殺人事件》廢戲一堆是一樣的道理。

  動亂的大時代裡,國家之間的戰爭,種族之間的敵視,以及一段小小的愛情故事。

[ 相關連結 ]
購書《再見玉嶺》(博客來網路書店)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