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st Crucial Game》, 1972年第二季第三回。本片在講述一個長輩殺害晚輩的故事(這樣會不會太模糊了?)。片名的Game是指美式足球賽,謀殺案就是在比賽期間發生的。
  可倫坡的故事雖然每集都有死人,但是處理起血腥場面都相當輕描淡寫,與我同時在看的克莉絲蒂電視劇相較,在美國都會發生的謀殺案竟然比在英國鄉間的案子還要不血腥。當然,導演可以控制敲破腦袋的這一棍要流多少血,可以流在深色地板上,讓鮮血不易分辨;也可以流在白色地磚上,讓它怵目驚心。但要是這致命的一下敲了以後,屍體倒在游泳池裡,說什麼也得有紅色液體在那邊載浮載沈的,不過這部可倫坡連這一點血腥都省了,害我看得很有沒感覺。

  若略過屍體不夠寫實這一點,本集無疑是相當精采的。對我而言,除了1971年第一季第四集《Suitable for Framing》之外,本集名列第二名。好看歸好看,這部片中兇手製造不在場證明的手法卻在古佃任三郎某一回被用過,使得精彩度略微降低,實為可惜。重點不在不該出現卻出現,而是該出現而未出現哪!可倫坡這集對於人心盲點的掌握,處理的恰到好處。

  另外,古佃任三郎與可倫坡相同,每集都有一個來賓當兇手,每每討論到這個時候,木村拓哉就被提出來,因為他當了兩次兇手。然而在可倫坡裡,有些兇手也是不得閒的,這集當兇手的 Robert Culp在前一年的《Death Lends a Hand》就使壞過一次了,查了資料以後,我發現這部長壽的影集裡,不少人是當過三次兇手的哩!實在是該在看到Peter Falk時,就舉手投降才是,老是遇到神探,這兇手也太倒楣了一點。


可倫坡目眩神迷第二吻)
(按可倫坡太太的個性,要是知道了應該會氣的半死吧!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