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魂縈舊恨》《萬靈節之死》.jpg書名:Sparkling Cyanide / Remembered Death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62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成書年代:1945年


心得:

  《魂縈舊恨》的譯名雖然比較詩意,但是我很容易忘記故事內容究竟是什麼,不過要是提到舊譯名《萬靈節之死》(萬靈節是每年的11月2日),應該會好記許多。本書不是白羅探案、也不是瑪波探案,在遠流出版社的分類之中,把這本書分為唯二兩本的「雷斯上校」(Colonel Race)系列之一,另外一本是《褐衣男子》(The Man in the Brown Suit)。然而本書雖然有雷斯上校出場,但是破案的卻不是他啊!所以如果說「《魂縈舊恨》是雷斯上校探案」,這是不確實的。

  故事開頭是克莉絲蒂最擅長的「眾人回憶同一件事」,這種寫法對於克莉絲蒂迷應該不陌生,傑作《五隻小豬之歌》就是這樣寫的。每個人回憶起美女羅絲瑪莉在宴會上自殺之後,第一部結束。第二部開始回到當下,羅絲瑪莉之夫不相信妻子會自殺,於是要重辦宴會,重建現場。雷斯上校覺得這樣不好,但是講不聽,於是第二件死亡案件發生。第二部結束。究竟誰是兇手?難道連著兩起自殺案件發生嗎?

  本作是白羅探案〈黃色鳶尾花〉(The Yellow Iris, 1937, 收錄於《情牽波倫沙》)的增長版,增長之後白羅就不是偵探了,而增長後不僅故事更完整,而且連兇手都不一樣,我比較喜歡這部的兇手設計,作者很費工夫地塑造了人物個性,讓所作所為都顯得合理,也增添了意外性與轉折。

  《魂縈舊恨》的詭計說穿了不怎麼樣,日本推理評論家霜月蒼覺得,若加上了「意外的兇手」結合以後,就發生了驚人的效果,他還說「如果能拍出緊扣本作核心的影視作品,我一定要去看......心想這種最高級別的視覺性詭計真的是可以實現的啊!」(語出《阿嘉莎.克莉絲蒂閱讀攻略》頁366)。然而約翰.柯倫(John Curran)卻認為「構想雖然很巧妙,但能否實際運用仍令人懷疑」(語出《阿嘉莎.克莉絲蒂的秘密筆記》頁218)。我自己是認為,只要有可能實現,就認同有可能發生,要計較是不是萬無一失的詭計就對作者太嚴苛了。

  另外,本作在1983年與2003年兩度曾經以電視電影的方式搬上螢幕,等到我買到看過以後,再向諸位介紹。

[ 相關連結 ]
白羅:1937.07〈黃色鳶尾花〉
購書:《魂縈舊恨》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