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akuya-set-sp-s.jpg 書名:白夜行
書系:獨步 東野圭吾作品集 12-13
作者:東野圭吾
成書年代:1999年


心得:

  正港心得文,粉絲慎入,本篇討論亦涉及關鍵劇情及重要謎底,請未讀勿看

  我不是很欣賞東野圭吾說這個故事的方式,也不喜歡這個故事背後明示暗示的意義與邏輯。

  東野先是安排了一個1973年發生的兇殺懸案,讓一個小男孩(亮司)失去父親,再讓犯罪嫌疑人疑似開瓦斯自殺,然後一個小女孩(雪穗)失去相依為命的媽媽。時間過去,兩個人逐漸長大,小雪穗一路上遇到的困難險阻都被順利排除,出落成一個絕色美女。小亮司則唯利是圖,什麼生意賺錢就搞什麼名堂。

  生母疑似自殺之後,雪穗先是被表姑收養,習得花道茶道等等知識,大學加入社交舞社,與資產家小開學長交往,畢業後嫁作人婦,先是操過股票獲利,繼而投資時裝店。而後偽裝家暴事件,同時縱容先生外遇,提出離婚。繼而認識超級富豪篠塚康晴,二度為人婦。

  在雪穗一路翻身的人生旅途中,出現許多看似巧合的事件,諸如討厭她的女同學因為雪穗為其保守被非禮的祕密而成為好友;原本樸素的好友打扮過後變得亮眼即遭非禮,為自保而再度黯淡;股票投資皆有如內線般神準;未婚夫想在婚前一夜悔婚,結果要告白的對象莫名失蹤;調查雪穗的私家偵探人間蒸發等等等等。

  作者想要讀者認為這些事件都是亮司在暗助雪穗,但作者沒有對每一件事都詳加解釋,有些事有演出來,比方說私家偵探失蹤,就是遭到毒害;有些事情沒演出來,先是任憑劇中人想像這件事可能是雪穗教唆的,再任憑讀者想像雪穗其實是個毒婦。

  先來說說為什麼我不欣賞說故事的方式。

  因為作者非常曖昧的、間接的讓劇中人以及讀者去猜事情是不是真如想像的那一回事,然後又苦無證據。私家偵探倒在廁所前,而後失蹤,亮司借用了某人的氰化鉀,可以說是巧合,偵探被自己大便臭死正好而已,偏偏作者就不說明白亮司的一舉一動,而這樣的場景一多,整個故事就感覺不踏實。老公發現電話沙沙聲,然後想到好像有人說過被竊聽的話電話會有這種症狀,那該不會……諸如此類的猜疑不勝枚舉,看得很不痛快。

  再來說說為何不喜歡這個故事背後明示暗示的意義與邏輯。

  這個故事基本上就是,亮司老爸姦淫小雪穗被亮司發現,亮司於是在小雪穗面前弒父,然後展開長達一生的互相掩護,有點像漫畫《聖堂教父》,光鮮亮麗的給雪穗,骯髒齷齰的給亮司。可是這樣合理嗎?在邏輯上,我爸上了年幼的妳,所以我親手宰了我爸以示歉意,我覺得怎麼看都像是兩不相欠的結果,為什麼這小說要寫成亮司虧欠雪穗很多,而要事事維護她?小說裡面,似乎沒有提到「愛情」啊!

  作者明示暗示的意義,大概就是兩個小孩所遭遇的童年創傷,造成往後人生影響;被生母當童妓賣,以致雪穗要無盡地貪婪以衣食無虞;母偷情與父淫女童,以致於亮司有射精障礙;亮司的父親對於雪穗的作為,甚至讓亮司一輩子都在彌補償債(如果有罪惡感),或是盲目奉獻(如果有愛的話)。

  我真是不喜歡這種意義,套句莎蘭德說的:「小時候被虐待的又不是只有XXX一個,他不能因此就自認為有權利殺害女人。這是他自己的選擇……。」(《龍紋身的女孩》,頁446,寂寞)我一直以來應該都很能接受「童年創傷」這種理由來解釋長大以後的偏差行為,但是莎蘭德一段話算是多少有震驚到我,也就是說,究竟偏差行為有多少比例可歸咎於童年創傷?多少比例其實是自我選擇?

  因為我覺得沒有讀到「愛情」的成份,所以覺得亮司的行為只是補償而已,畢竟雪穗都嫁人兩次了,亮司也不痛不癢,按照書裡的安排,他大可從股市或黑市交易大撈一票,從此跟雪穗過著寬裕的日子。

  不管亮司是要補償雪穗、或是愛雪穗都好,丟到一邊去,那雪穗究竟想幹嘛?以前沒有謀生技能,所以一切都為了嫁入豪門做準備很合理,可是當她與亮司合作可以從股市與黑市大賺一票之後,甚至也有了開店的專業謀生能力,那為何還要結婚?我實在看不出她對婚姻生活有什麼憧憬,要這樣演,好歹也說一下她渴望父愛渴望家庭,如果有父親、有完整家庭自己就不會被生母推入火坑。

  然後我不知道作者究竟站哪邊?究竟他明示暗示的青梅竹馬鴛鴦盜應該繩之以法?還是應該逃之夭夭?他處理一半,剩下一半丟回去給讀者猜想,態度相當曖昧,我知道這樣寫可能留下無盡的想像空間,可是我卻覺得這是一種取巧的寫法,在2004年他的另一本書中,也出現了一樣的作法,處理一半,另一半不處理,彷彿在說:「我沒有支持哪一邊喔!你看我寫死了誰誰誰,可是我也沒有不支持哪一邊喔!你看那個誰誰誰還活蹦亂跳的。」

  小說讀得相當不痛快啊!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