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The Red Box
書系:遠流 謀殺專門店 077
作者:Rex Stout 雷克斯.史陶特
成書年代:1937年
心得:

  對於那種非得死一堆人才能破案的偵探,我通常是不會太過於苛責的。因為我認為,這是因為作者將線索安排在『死人─出現線索─真相明朗』的橋段中,出現死者的目的在於安排線索的出現(當然作者可以用別的方式),所以死人算是有必要。這類的代表,金田一耕助、甚至金田一一也是如此。一定要出現夠多的死人,然後累積足夠的線索後,偵探才能洞悉真相進而破案。通常偵探在一長串的死者出現後會想要用別人的名字來發誓,說一定要破案等等的,因為覺得身為名偵探,卻不能阻止殺戮深感愧疚。

  對於那種一開始就知道兇手是誰,卻不告訴書裡的華生、愚笨的讀者的作者,我會覺得他在故弄玄虛,撐場面充頁數,用冗長的對話與複雜的人際關係把讀者弄得暈頭轉向、昏昏欲睡,然後非得最後一章才把謎底解開。這類的代表,我想是以凡斯為首。通常這時候,偵探會搬出自己的道理,為何不能先說,因為證據未出現不能打草驚蛇等等的。而通常這種情形(偵探一開始就知道兇手是誰),是不會再出現死者的。因為若偵探已經知道兇手是誰,卻還讓他陸續犯案,這不就等於在凸顯偵探的無能嗎?相較於上面那一種,上面是死者必須出現,而這種是死者不適合出現。

  所以要嘛就讓「死人的出現」是有必要的,要嘛就讓「隱瞞真相不告訴讀者」是有必要的,不然我會覺得作者說故是的能力很差。

  在《紅盒子》當中,尼洛伍爾富這個大胖子,一開始就知道是誰幹的,卻隱瞞不說,然後陸續出現死者。這就是我最不能認同的安排方式。若偵探一早就知道兇手是誰,卻不能制止殺戮,那偵探出場只會討罵。所以我對於本書的情節以及偵探作風非常不能接受,也因此減低了我對於此書的喜好度。不過書裡的華生角色─阿奇,倒是個很討人喜愛的角色。

  因為不知道伍爾富在其他書中的表現如何,僅就《紅盒子》一書而言,我覺得對於角落裡的老人的評語很適合用在伍爾富身上,他是個非道德者,對於社會正義沒有什麼責任感,正義得否伸張,他並不太在乎。

  不然怎麼會不積極接案、知道兇手還讓人繼續死呢?

全站熱搜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