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電影《慾虫》.jpg  我當然是衝著江戶川亂步的面子進場的,雖然電影海報上的「日本左派情色大師若松孝二」與「寺島忍極大膽情慾演出」等字眼讓我小擔心了一下,但我覺得這部片是不進場就可能沒機會再次看到的電影,所以說什麼還是去看了,沒想到讓我見到了一部相當不錯的電影,而且還是反戰電影。

  《慾虫》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的作品改編,原著〈芋蟲〉是一篇短篇變格推理小說,講述丈夫在戰爭中受了重傷,截肢後失去雙手雙腳,顏面重創,聽不見,也不能說話,僅剩眼睛可以正常活動。而妻子不僅只得接受這個事實,服侍丈夫的吃喝拉撒,還得服侍丈夫的性慾。丈夫只剩下人性的最基本要求,這讓妻子自怨自艾,逐步邁向瘋狂邊緣,自此開始展現了江戶川亂步在變格推理小說的書寫風格,變態心理、詭譎氣氛、怪奇風味,然後走向一個大概只能是崩壞的結局。

  電影《慾虫》基本上是跟著亂步的故事沒錯,導演若松孝二在《世界電影》雜誌的訪問裡,被問到「這部片跟江戶川亂步的原著【芋蟲】有何不同之處?」他回答:「除了原著中那個喪失四肢的老兵,以及他與妻子間的關係以外,包括時空和其它東西都不太一樣。」(資料來源:海鵬電影部落格
2010年電影《慾虫》1.jpg
  短篇小說要怎麼演成一部電影,勢必要加上許多枝節與前因後果。這也就是若松孝二版的故事與亂步版的不同。在反戰的若松孝二觀點之下,派往戰場的丈夫被賦予了個性,戰爭被賦予了時代背景,連結局都跟日本皇軍在二次大戰投降有關係。男人為國家被派往戰場或殘或死,女人則在大後方努力生產作為後盾,戰爭改變了原有的生活模式,更扭曲了復原歸來的軍人與家屬關係。簡而言之,這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反戰電影,情慾只是一種表現手法。

  情慾的戲份基本上與江戶川亂步的原著無異,只是在電影版中,情慾雙方的強弱角色更加深了對戰爭無情的反思、對日本大東亞主義、日本男性的權威進行嘲諷。電影一開頭,螢幕上的字幕顯示「日中戰爭」,中譯字幕則為「日本侵華戰爭」,我一開始以為這是台灣字幕譯者的愛國主義所致,沒想到導演自身痛很侵略遠勝於此,而且毫無平衡報導。以下討論涉及重要劇情,有興趣者請反白閱讀。

  丈夫因為四肢俱殘,受天皇封為「軍神」,受村民景仰,然而實情卻是在侵略中國時姦殺無數婦女,在房舍燒毀時也忙著幹這檔事,於是樑柱倒塌,身受重傷,四肢截肢,受封「軍神」,其實根本就不是在奮勇殺敵時受傷的。我相信日軍侵華一定不只忙著姦淫婦女,不然抗日戰爭也不用打上八年,但本片裡就是沒有平衡報導,日軍就是忙著做壞事就對了。於是,丈夫在自己想要做愛時可以人道,但在妻子有生理需求時,丈夫就不能人道了,因為他想起自己在中國的獸行,受害婦女瞳孔中出現自己的影像,與強行爬上自己身體妻子的臉孔疊在一起,他硬不起來。妻子怒罵丈夫在出征前怪她生不出孩子,每天毆打她,現在丈夫毫無抵抗能力,她再也不怕他了,日本男人的權威地位,在缺乏四肢謀生能力、甚至連滿足妻子性慾而不可得時,降至谷底。亂步小說裡並無「軍神」之說,電影裡丈夫則以身為「軍神」為榮,雖嚴重殘疾,但妻子拉車拉他出門時,他可都是坐得直挺挺地不可一世,這樣的狀況一直到了天皇宣佈戰敗後,他才投水自盡,與原著中被戳瞎雙眼後自殺不同,導演把故事拖了數年,小說裡並未明述為期多長,但至少沒有這麼多年,日本的大東亞之夢,與男主角一起葬身水窟。

  女主角寺島忍靠本片奪下柏林影展銀熊獎,成為日本影史上繼左幸子、田中絹代後,第三位登上柏林影后的女星,我雖沒有看過其他角逐的演員,但淺見認為寺島忍真是相當厲害,她演出日本農村女性的壓抑,以及壓抑釋放時的狂態,與其後的懊悔。誠如若松孝二受訪時說的「描述戰爭並非僅是拍打仗就好。受戰爭影響最深的,其實是女人和小孩,而他們都沒有真正上過戰場。」未上戰場的妻子,接受了全殘的丈夫,頂多是顛覆了原先夫婦的主從關係,卻未擺脫國家賦予她照顧「軍神」、努力生產、做好大後方支援的角色。

  很意外的是一部發人深省的片子。亂步原著所以推薦給推理迷,可以看看變格名作的電影版;反戰議題與性別議題也值得讓對這方面有興趣的朋友看看囉!〈芋蟲〉原著收錄於《人間椅子》,獨步出版社出版,電影《慾虫》則由海鵬電影發行。

作者:江戶川亂步

2010年電影《慾虫》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