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少年福爾摩斯:死亡之雲》1書名:Young Sherlock Holmes: Death Cloud
書系:臉譜 Q小說 22
作者:安德魯.藍恩 Andrew Lane
成書年代:2010年

心得:

  年輕的夏洛克的學期結束了,正引領期待回家過一個充滿家庭歡笑的暑假,但是哥哥邁克羅夫特卻帶來一個壞消息,老爸出征、老媽生病、我要上班,你去叔父家住一個暑假吧!於是夏洛克忐忑地前往素未謀面的叔父家。夏洛克混了幾天,好不容易交朋友到了朋友,這位朋友是個街童,堪稱是夏洛克少年時代的夥伴華生,而這位夥伴遇上了死亡之雲,他告訴夏洛克這件奇事。而哥哥也透過管道請了一位美國人家教,家教附贈一位年紀相仿的女兒。最後想當然,夏洛克破解了死亡之雲的秘密,並且拯救大英帝國於頹圮之際。

  本書其實相當冒險史。換句話說,本書是少年福爾摩斯在技藝尚未成熟前的橫衝直撞,好在靠著急中生智、朋友相助、老師出手,才讓他順順利利地完成此案,如果是想要看福爾摩斯端坐家中,雙手食指相碰,抽著菸斗探索心智閣樓的讀者,恐怕會有點失望。然而本書的寫法雖然沒有重重迷霧,可是卻也夠吸引人逐頁讀下去了,畢竟這是一本長篇小說,很講究如何抓緊讀者的目光,就這一點而言,本書相當成功。

  其實台灣幾年前引進過另外一套少年福爾摩斯,由加拿大作家史恩.皮考克(Shane Peacock)所撰,一共有六冊,台灣則出版了四冊。原文是以「The Boy Sherlock Holmes」為系列名,看過書就會知道,該系列的年齡設定比安德魯.藍恩的「Young Sherlock Holmes」來得小。

  說到讀仿作的樂趣,除了看看心愛的角色再度活躍之外,還能看看仿作作家寫了些什麼與正典相呼應之處,亦如同本書譯者所言,可以「找出每個原著彩蛋」,我也會抱著這種想法讀書,像是我讀到邁克羅夫特很早以前就很胖了;早就在英國政府中樞任職;透過新認識的朋友流浪孤兒麥提,了解街童軟實力,開啟未來組織貝克街的小聽差的緣由;發現蜜蜂很有趣,所以退休以後好好的研究,這與《心靈詭計》研究蜜蜂有不一樣的原因。家教克洛也是與正典息息相關,他運用了偽裝術、問話術讓夏洛克大開眼界,還有不良生活習慣,如「架子再過去擺著一隻拖鞋,裡頭冒出一堆雪茄」、「木質壁爐架上放著一疊信,中間插了一把刀」,這與〈馬斯格雷夫儀禮〉(The Musgrave Ritual)中「菸絲堆在波斯拖鞋裡腳趾頭的位置;還用一把折刀將尚未答覆的信件攔腰扎在木製壁爐架中央」如出一轍。

  最後來提一下書中出現的「福爾摩沙黑色敗血症」,經與譯者蘇小姐確認,這個詞的原文與正典中的「black Formosa corruption」相同,出現在〈臨終的偵探〉(The Dying Detective)這一篇中,我翻閱了我手邊有的中譯本,其中志文版譯為「福爾摩沙黑色敗血症」,相似度極極極高的遠流版譯為「福爾摩沙黑色敗血症」、好讀版譯為「黑福摩沙敗血症」、中國新星版譯為「福摩薩黑色敗血症」、香港牛津版譯為「福摩薩黑腐病」。

  Formosa是指哪裡,我想住在福爾摩沙上的人都知道,但這些譯本有些有註解,註解某些外國人曾經以Formosa來稱呼台灣(省),有網路言論認為,〈臨終的偵探〉發表時台灣被日本統治,所以這應該是外國人對「台灣」的稱呼,而非對「台灣省」的稱呼,某些譯者的加註是畫蛇添足。然而如果我的理解沒錯,加註台灣省的這套福爾摩斯是來自中國譯本,我認為,既然是來自中國譯本,那沒有註成「Formosa:台灣(中國之一省)的舊稱」就是祖國的善液萬幸了。而其實我手邊的中國新星版都沒有加「省」字,相對而言較為中性。說來汗顏,我前段提及我擁有的五套福爾摩斯中譯本,全是廣義的中國譯本。看來還是得入手一套台灣譯本以示我愛台灣的決心才是。

[ 利益揭露 ]
本書籍係由臉譜出版社免費提供,主動寄送,不需退還,市價260元,本人接受書籍前並未承諾撰寫相關評論或介紹。

[ 相關連結 ]
高中生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
購書《少年福爾摩斯:死亡之雲》(博客來網路書店)

2010年《少年福爾摩斯:死亡之雲》  

, , , ,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