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抱枕  身為推理迷,一定要有一個(以上)的福爾摩斯抱枕,咳咳,這是很正經的福爾摩斯剪影抱枕,既不是色色的有其他目的的等身抱枕,也不是採用小勞柏道尼、班奈狄克.康柏拜區肖像的侵權抱枕。

  我這個抱枕是在某個網路購物平台買的,定價990元,實際售價399元,我也只在這個網站看過,有興趣的朋友自己搜尋「福爾摩斯抱枕」就找得到了。

福爾摩斯抱枕3  本產品大小是45公分×45公分,包含一個抱枕芯在內,枕芯、枕套可分離,材質為麻布,產地中國。抱枕縫了一個標籤,上頭有經濟部標準檢驗局商品驗證登錄號碼,是由彰化縣和美鎮的一家寢具行申請的,而申請這個是要付審查規費的,所以可以說這是安分進口的產品。

  抱枕正面是一個福爾摩斯頭像的剪影,上方有「I never make an exception.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字樣,下方則有「1854」字樣,而1854正是福爾摩斯的推測出生年。

  這一行字有其來歷,但似乎與原著有一點點出入。福爾摩斯在《四簽名》第二章裡說過「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這兩句話,而這個抱枕在第一句話時,把exception用了單數形,然後加了冠詞an。

福爾摩斯抱枕2  

  我節錄一下各家翻譯。
  原文:「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
  好讀:「我從不假設任何例外。定律排除例外。」
福爾摩斯抱枕1  志文:「我向來不存任何例外的打算。定律沒有例外。」
  遠流:「我向來不作任何例外。定律沒有例外。」
  牛津:「哪一次也不能例外。有例外就不叫規矩。」

  想把福爾摩斯擱在自家沙發上嗎?趕緊買一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瘋言瘋語
  • 我只是來測試能不能在這裡貼長篇留言的。(天外謎之音:你不會在自己家測試嗎?)
    「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中的「rule」應該指得是福爾摩斯的另一句名言:「“It is of the first importance, ”he said, “not to allow your judgment to be biased by personal qualities.」直譯:「不要因為受到他人特質的影響而讓你的判斷變成偏見。」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要華生不要因為女人的美貌而蒙蔽了雙眼或影響了判斷。
    這句話算是某種戒規,如清幫十規等等,或應該算是福爾摩斯偵探職業的行動準則。犯罪調查的第一法則是:「One should always look for a possible alternative, and provide against it. It is the first rule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The Adventure of Black Peter〉
    以上兩個「rules」應該不能算自然定律。
    考慮到福爾摩斯是「第0代CSI」,他有意建立嚴格的演繹法建立成嚴格的科學,他會用「disprove」這個字,應該有他的想法。「disprove」意思是證偽或否證。設「所有烏鴉都是黑色的」此一命題為一自然定律,若出現一隻白色的烏鴉,就能證明「所有烏鴉都是黑色的」這個命題為假,而得知:「並非所有的烏鴉都是黑色的且目前至少有一隻烏鴉是白色的」。
    福爾摩斯大概是想親身嚴格執行並且以此建立他的演繹科學或曰犯罪調查科學。歷史上,柯南道爾爵士發表〈血字研究〉時(1887),那些第一代CSI(如Dr. Edmond Locard,1877-1966)還是小屁孩……….
    至於「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這句話不是在講自然定律,而是某種規範,「make exceptions」可以翻成「破例」,整句話可以翻成:「我從不破例,破例便破壞了規矩。」如果將「not to allow your judgment to be biased by personal qualities.」看得嚴重一點,也可以翻成「我從不破例,破例便壞了戒律。」
    不過因為前文中,華生曾罵福爾摩斯:「“You really are an automaton,—a calculating machine!”I cried. “There is something positively inhuman in you at times.”」罵他根本是一台機器、計算機、沒人性等等。
    「I never make exceptions.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也可以翻成:「我從不破例,破例便破壞了律則。」這裡的「律則」也暗指「演算律」。
    添加一點料,就是:「我從不破例,破例便破壞了我自己立下且嚴格遵守的律則。」
    這樣翻的話可以呈現福爾摩斯明擺著跟華生嘔氣(福爾摩斯內心小劇場:是你說我是一台機器的,哼……)……(現代版的哈德遜太太:欸,反正他們小倆口……)(誤)這就是一百年前大英帝國子民的吵架內容,這麼有科技感(又誤)。

    至於其他三家版本的翻譯……
    「定律」可以有其他解釋空間(如自然定律),更顯福爾摩斯沒人性。好壞與否,見仁見智。
    但是後來的科學哲學家(如Karl Raimund Popper,1902-1994)就提出可否證性(Falsifiability)作為科學與偽科學的區分。大概的意思是,雖然不一定會出現白色烏鴉而因此推翻「所有烏鴉都是黑色的」此一命題,但是你總是能設想可能會出現白色的烏鴉;但是偽科學的教條便毫無受人懷疑的空間;這種能否受人懷疑的空間,便是科學與偽科學的區別。(網路上搜尋「可否證性」,就會出現不少繁體中文的討論。)
    由於「定律」容易讓人聯想到「自然定律」,所以,將福爾摩斯的名言翻成:「我向來不存任何例外的打算。定律沒有例外。」或「我從不假設任何例外。定律排除例外。」對那些不幸知道「可否證性」的人而言是嚴重的打擊。(天外謎之音:有那麼誇張?)
    「可否證性」畢竟是後來的事。只能提出:這樣的翻譯會不會跟犯罪調查的第一法則相衝突:「One should always look for a possible alternative, and provide against it. It is the first rule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直譯便是:「吾人應該總是尋找另一種可能選項,並且試圖推翻它。這是犯罪調查的第一法則。」
    至於靠蒐集大量經驗建立的經驗法則總是有例外的可能,或者你很難證明沒有例外的可能。如BBC Sherlock :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天外謎之音:又亂用引文……)
    這樣討論下去沒完沒了。(不想搬出David Hume,1711-1776)
    至於翻譯的問題,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福爾摩斯,大家看得開心就好。(出版社不要來追殺我………)

    回到抱枕,我想改寫是為了抱枕上的字能排版整齊。那個福爾摩斯剪影有來歷吧?然後,為什麼好好的抱枕要印上這句話:「I never make an exception. An exception disproves the rule.」?這跟抱枕有什麼關係?意圖使人不安眠。嗯,這是個謎............
  • 所謂的拋磚引玉,大概就是像我這篇文章,感謝瘋言瘋語君的留言。老實說,我看著抱枕,只會想,幹嘛不照原著印呢?多個an少個s有比較厲害嗎?絕對不會像你想到這麼多的哈!而且絕對不會使我不安眠,我要是我多想了點什麼,我會把福爾摩斯壓向反面,讓他去面壁。

    你對本句引文的解釋很有意思啊!脈絡的確是在過程中很需要考慮的部份,就跟你上一篇留言一樣,確實上下文的脈絡會在讀文本時產生不同的解釋,進而讓譯文有著不同的呈現;而若單看譯文,實在是不容易看出好壞的。

    再度感謝留言。

    呂仁 於 2015/12/28 01: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