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1952年《麥金堤太太之死》書名:Mrs McGinty's Dead
書系:遠景 克莉絲蒂探案系列 38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11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成書年代:1952年

心得:

  一名為各家打掃的清潔婦麥金堤太太,一日被發現死在家中,警方調查後逮捕了他的房客,並且被判死刑。然而負責逮捕的警察越想越不對,這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兇手,於是他請白羅出馬查案。看來就是謀財害命、看來就只有一個嫌疑犯、嫌疑犯看起來又不是看起來讓人喜歡的人物,上法庭準被判死,也真被判死,這樣的案子,白羅要怎樣使力呢?委託白羅的是史彭斯刑事主任,白羅之所以答應接案,一方是因為被勾起興趣,另一方面則是太閒(頁19),沒海斯汀陪、又無妻無子的他有多閒呢?他閒到「可惜人每天只吃三餐,三餐之間我就無事可做了」(頁6),聽起來真是令人羨慕。

  《麥金堤太太之死》舊譯《清潔婦命案》,也就是說,麥金堤太太是位清潔婦,同時為多個人家打掃,既然是清潔婦,難道在不小心的狀況下得知了必須封口的祕密,於是遭到滅口?問題是清潔婦會聽到的祕密,是能夠多機密?機密到必須被滅口?這也是我覺得《麥金堤太太之死》是一個「精彩的平淡案件」、或是「平淡的精彩案件」的原因。怎麼會又平淡又精彩呢?

  精彩在於從鐵證如山的案子發掘疑點,和《五隻小豬之歌》一樣。平淡在於這故事讀來沒什麼起伏、也不吸引人讀下去。我覺得是沒有記述者的緣故。沒有記述者,故事就成了這副德行。海斯汀若瞎猜,猜錯了也不會怎樣;海斯汀對案件很氣憤、很緊張,也是因為他看不透真相;海斯汀若遇險,偵探會保護他。反之,若白羅瞎猜、情緒太多、自己差點喪命,只讓讀者覺得偵探不神而已。而且固定記述者就知道偵探的臭毛病,遇到新的助手,很容易者助手生氣。在本作中,在白羅一句「事情原本很簡單,不是嗎?」又不解釋後,「刑事主任史彭斯在基爾切斯特警察局差點兒動手要了赫丘勒.白羅的命」(頁280),兩頁之後又因為白羅像是在打啞謎,刑事主任開口恫嚇「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讓自己不對你動手」(頁282)。看來固定記述者是維持偵探長命百歲的必要元素之一

  克莉絲蒂的作者觀在這本書中也呈現出來,這一點都是在有奧莉薇夫人出現的地方發揮,因為奧利薇夫人被視為克莉絲蒂於書中的化身。奧莉薇夫人是暢銷推理小說家,她因為某本作品要改編成為舞台劇,所以出門與編劇開會商討,然後開車吃蘋果亂丟蘋果核打到白羅。她對白羅抱怨,「你體會不到那種痛苦,別人將你筆下的人物形象改來改去,還讓他們說些他們從來沒說過的話,做他們一向不會做的事。如果你表示抗議,他們就會說要這樣戲才好看,這就是羅賓.厄普沃腦裡打的主意。人人都說他很聰明,如果他真的那麼聰明,我就不明白為什麼他不乾脆自己寫劇本去,然後饒了我筆下那個可憐的芬蘭人?現在,他甚至稱不上芬蘭人了,他居然搖身一變成了個挪威抗議運動的成員」(頁112)。

  她出門協助編劇本之後就後悔了,「她剛才沉浸在想家的美夢之中--那裡有著珍稀鳥類和奇花異草圖案裝飾的牆壁;一張松木板桌子,還有她的打字機,濃咖啡,到處都擺放著蘋果......多麼幸福啊,多麼美好又多麼幽靜的極樂之所!一位作家,從她深居簡出的祕密領地走出來拋頭露面,是多大的錯誤。大部分的作家本是害羞拘束、不善交往之人,他們往往是透過虛構,杜撰自己和朋友們的談話,以彌補他們社交能力的缺乏與不足」(頁209-210)。「奧莉薇夫人像往常一樣,聽到人恭維她的書,總是尷尬得滿臉發紫」(頁154)。奧莉薇夫人與克莉絲蒂本人相同,她生性低調,認真寫作,不愛說話,在《弄假成真》(Dead Man’s Folly, 1956)裡,她很高興白羅打擾她,因為她當時正要出門演講「我如何寫作」。

  克莉絲蒂還利用奧莉薇夫人抱怨了一下讀者,她說「有時候我覺得有些人讀書,只是為了在書裡挑錯、找毛病」(頁150),抱怨挑剔的讀者這件事後來還發生過一次,在1963年的《怪鐘》裡,有個打字社提供如下的服務,「在一些必要資訊上,我可以提供有效的服務--像各種日期、名句引述、法律常識、警察辦案程序以及下毒的方法等等。另外我還可以為把小說場景設在國外的作者提供外國人的名字、地址、飯店等等。過去大家對正確性不太挑剔,可是現在的讀者隨時都可能寫信給作者,指出各種芝麻大小的錯誤」(頁51),這不就是在說我這種有錯必糾正的刁蠻讀者嗎?(驚)

  奧莉薇夫人對自己偵探的敘述,若換成克莉絲蒂講白羅也很適合,「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我為什麼要創造一個使用左輪手槍的人?我當初八成是瘋了!我為什麼要把他說成是一個芬蘭人?我對芬蘭根本一無所知!為什麼他是個素食主義者?為什麼他有這麼些稀奇古怪的行為舉止和習慣?這些事都是自然產生的。你做了一些嘗試,而讀者好像都喜歡,然後你就接著寫下去--在還沒搞清楚到底該寫什麼的時候,你塑造出了像史文.赫森那樣令人發狂的人物,卻也束縛了自己的生活」(頁186)。試想「我為什麼要把他說成是一個比利時人?我對比利時根本一無所知!為什麼他是個講究整潔者?為什麼他有這麼些稀奇古怪的行為舉止和習慣?」也相當吻合。

  本書中福爾摩斯再度被提及。當奧莉薇夫人向旁人介紹白羅時說:「他是個偵探。您知道,就像歇落克.福爾摩斯那種人--頭戴鹿皮帽,手拉小提琴等等的,他到這裡是為了偵破一樁謀殺案」(頁116-117)。在影視改編中,這句話也忠實地呈現了出來。

  大衛.蘇謝(David Suchet)的電視劇版本,擺在第十一季第一集,2008年播出,大概是為了精簡內容,原著中報紙報導四個過去犯下謀殺案的人,剩下兩個;白羅在書中被推向火車差點被殺,為何被推動機也換了,此外還少了幾個人,不過大抵是按照原著進行的。

  隨便記幾句有趣的。白羅說,「一個真正愛丈夫的妻子,應該悉心照料他的胃,這是非常重要的,他的胃」(頁166)、海斯汀是白羅好友,也是白羅的第一個英國朋友(頁4)、白羅住三樓,公寓有電梯(頁6)、白羅愛喝綠薄荷香甜酒(頁8)、白羅退休曾種南瓜失敗(頁9)。角色之一對白羅說,「我會保護自己的。」白羅回,「這句話,可以收進『著名遺言錄』裡去」(頁200)不得不說,白羅的評論真是相當精準。

  最後來看一下小說中的「剁糖刀」長怎樣。

白羅:1952年《麥金堤太太之死》1  

[ 相關連結 ]偵探:白羅
購書:《麥金堤太太之死》
IMDb:Agatha Christie's Poirot 11-1:Mrs McGinty's Dea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