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石立花園街謀殺案》篇名:Murder in the Mews
收錄於:《巴石立花園街謀殺案》Murder in the Mews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26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初發表:Woman's Journal(1936.12)

心得:

  〈巴石立花園街謀殺案〉故事發生在十一月五日,這天是蓋伊.佛克斯(Guy Fawkes)之夜或稱「篝火之夜」(Bonfire Night),當晚會施放煙火與爆竹,正巧傑派探長與白羅走在一起,此時發生兩件值得一書的事,一是傑派說「一個適於謀殺的夜晚,誰也聽不見槍聲」(頁6);二是傑派說「你知道嗎?白羅,我有時會私下盼望你犯下一樁謀殺案呢!......真的,我很想看看你會怎麼佈局」,白羅回答「親愛的老兄,如果真的讓我搞一場謀殺,你根本不會有機會看到我是怎麼佈局的!你甚至可能不知道發生了謀殺案咧。」(頁6)誰會料到,傑派的鐵嘴,對兩件事都一語成讖了。

  就在傑派說這是個適合謀殺的夜晚之後,隔天白羅就收到他的通知說發生案子了(是有沒有人這麼烏鴉嘴)。白羅到了現場,就開始聞煙味,傑派說他什麼也沒聞到,白羅也說自己什麼也沒聞到,傑派就十分氣惱。後來白羅就用福爾摩斯的例子告訴他:「你們的夏洛克.福爾摩斯不也這樣?記得嗎,他曾調查某隻狗在晚上發生的異常行為,然而答案就是根本沒有異常事件,那隻狗在晚上什麼事也沒做」(頁83-84),這是出自〈銀色馬〉(Silver Blaze)的典故。

  克莉絲蒂應該挺愛這個盲點,因為除了這個案件之外,她在1972年的《問大象去吧!》裡,讓史彭斯刑事主任說出「你知道夏洛克.福爾摩斯和那條夜裡什麼事都沒做的狗吧?」(頁72)這段話。這讓我想到克莉絲蒂也在不同書中,讓不同的人說出一樣的話,以「女人為心愛男人說謊」為例,她讓夏登主任說「哼!誰知道女人心裡都在想些什麼!她們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為自己的男人撒謊。」(1938年《白羅的聖誕假期》,頁188),也讓白羅說「女人的心在男人身上的時候,她們願意為真相作證--但也勇於為謊言發誓。」(1953年《葬禮變奏曲》,頁293)。

  除了福爾摩斯被提到之外,華生也登場了,白羅說:「我可憐的傑派,它就是--你們是怎麼形容的?『顯而易見,我親愛的華生。』」(頁78)

  這篇是由原發表於1923年10月17日Sketch雜誌的〈貝辛市場奇案〉所改成,以中文譯本而言,原版為13頁,增長版則為87頁,故事情節與詭計架構雷同,因此在大衛.蘇謝(David Suchet)的白羅探案裡,選擇故事較為完整的〈巴石立花園街謀殺案〉來拍攝。這集於1989年播出的白羅探案,是第一季第二集,基本上相當忠實拍出了這一個故事。

[ 相關連結 ]偵探:白羅
購書:《巴石立花園街謀殺案》
IMDb:Agatha Christie's Poirot 1-2:Murder in the Mews

, ,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