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死無對證》書名:Dumb Witness
書系:遠景 克莉絲蒂探案系列 49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35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成書年代:1937年

心得:

  其實我遠遠喜歡《沉默的證人》這個舊版書名,不論指涉的是不能說話的死者、或是死者生前的寵物先生小狗,都很適合。我以前老覺得這名「沉默的證人」是指狗,因為狗不能言,現在重讀卻覺得是指死者,而如果是指死者,那就很接近這年頭常說的「屍體會說話」。連屍體都會說話了,證人怎麼會沉默呢?所以案子一定會破啦!

  故事開始於白羅接獲的求助信,儘管信中沒透露多少線索,但是寄件日期卻是兩個月以前,白羅在瞭解案情之後,發現求助者在一個月前已經因生病亡故了!那這封信為何還會寄出?求助內容可信度多高?無論如何,白羅還是被信件勾引去了。白羅覺得其中有鬼,海斯汀覺得老太太是自然死,調查一陣之後,海斯汀堅持其中有鬼,還被白羅笑了一頓,你原先不是反對我的想法嗎?

  老太太當然是家財萬貫,侄兒姪女等等都等著在她死後獲得好處,但是老太太卻立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遺囑,讓案情更複雜,為什麼她要這樣立遺囑?是不是如白羅常說的,難道獲得最大利益的人,就是首謀?

  書中有兩位證人提到,老太太死前一天參加降靈會,結果口吐磷光,這是神靈的象徵,沒想到這不是迷信愚婦的胡言亂語,而是鐵錚錚的證詞,白羅依此破了案,而1996年大衛.蘇謝(David Suchet)的影劇改編,第六季第四集,也完整呈現了這個情節,十分忠於原著。

  究竟作者為什麼要讓助手結婚,然後又一直跑回來協助辦案,真是個千古謎團,難道婚姻生活真的如此不如意嗎?華生結婚了卻老往貝克街跑;海斯汀結婚了(還遠赴阿根廷)卻老往白羅家跑,海斯汀幾次從阿根廷回英國,陪著白羅辦了《四大天王》案待了十一個月,在《危機四伏》陪著白羅去渡假,突然在英國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又遇到了《ABC謀殺案》。這回則是「我剛從阿根廷回來,重新沈浸在倫敦的喧鬧之中,這讓我格外興奮」(頁46),你看看,連為什麼回來都懶得說啦!我想海斯汀應該是英國航空的頂級會員才對。但是千萬別覺得海斯汀又笨又煩,因為自從本案他擔任助手兼記述者之後,就被克莉絲蒂放逐阿根廷,他幾乎未出場,直到《謝幕》時才重返史岱爾莊,要知道,這其中還有十多部白羅探案呢!

  克莉絲蒂在這本書裡自己暴雷,一次四本書,真是生猛有力,不過是直接說出兇手,並沒有說出是哪一個案子。是在下面這種情況暴雷的:海斯汀不希望某人是兇手,因為該人有魅力,與他志趣相投。白羅就說「我在回想各種各樣的人:年輕英俊的(《謀殺在雲端》的兇手),坦率、熱忱的(《史岱爾莊謀殺案》的兇手),愉快的(《羅傑.艾克洛命案》的兇手),穩重且值得信賴的(《藍色列車之謎》的兇手)」,他要指出,這些都是令人愉快的人,但是「憑著個人看法來看待其他人是很不可靠的。人不能憑感覺,而是要根據事實來下判斷」,然後海斯汀只好說「識人並不是我的專長」(頁222-223)。

  白羅再度對於獵犬型偵探發出批評,但是卻被海斯汀狠狠嗆了回去,用以前的話來說,叫做「才說嘴就打了嘴」,用現在則叫做「當場打臉」,值得一書。「那是因為有種錯誤的想法深深烙印在你的腦海裡,你覺得偵探應該就是個帶著假鬍子、藏在大柱子後面盯梢的人!帶假鬍子,那是老把戲;藏身、盯梢,那只是我職業中最低層的部份。我的朋友,我赫丘勒.白羅需要的,只是坐在椅子上思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得在這異常炎熱的早晨,沿著異常炎熱的街道行走的原因。」(此時白羅正赴案件發生地查案)「海斯汀,你這話回得真漂亮。這次我承認,你撂倒我了。」(頁58)

  白羅對於狗為何總是咬郵差這件事做出推理,「狗是通理性的。牠很聰明,牠根據自己的觀點來推理。透過觀察,牠很快就了解到有哪些人可以進到屋子裡,哪些人不可以。好了,誰是那個一天兩三次把門鈴按得漫天響,堅持要進來的人呢?而誰又是從來都不曾獲准進入的人呢?就是郵差了。顯然從屋主的觀點看來,這是個不受歡迎的客人,他是在外面做事的,但他總是一再堅持要進來。接著,狗兒的職責就很清楚了,就是幫主人把這個不受歡迎的人趕走,假如可能的話,就咬他一口。」(頁80)

  福爾摩斯又被提到。海斯汀說:「白羅,在下我華生,有個大膽的推論......」(中略)白羅答:「你根本就是福爾摩斯嘛!沒錯,你說對了。」(頁47)儘管乍看之下海斯汀智商提升,還獲得白羅稱讚為福爾摩斯的評價,但是書中實際的案子可不是這麼一回事。白羅解釋某段證詞,海斯汀說明白了,白羅說「我懷疑你真的明白了!」(頁226)。後來海斯汀又說「我實在不太理解所發生的這一切。」白羅回他「你根本是一點都不理解!」(頁319)。

  既然偵探總是洞悉一切,那兇手在殺了被害人以後,第二個要幹掉了就應該是偵探了,但似乎幾乎所有的兇手都不這麼想,寧願等著偵探一步步接近真相而就逮。就算一開始因外表而輕忽白羅,但幾案之後就應該知道白羅實力才對,趁早幹掉他最好,以此觀之,還是《四大天王》真的有長腦袋,知道要把礙事的白羅處理掉。小時候我看《百戰天龍》,就老是納悶為何壞蛋不給馬蓋先一個痛快,賞兩粒子彈就劇終,偏偏要把他關起來讓他發揮急智。白羅知道兇手是誰,海斯汀笑他說,白羅得擔心是不是兇手知道白羅已經知道是誰幹的,所以他需要一件鎧甲、僱個試吃的人、再僱一幫訓練有素的槍手來保護他。後面見到白羅寫信,就問他「是在寫這起案件的報告,然後藏封起來,以防有人在大白天把你滅口嗎?」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海斯汀擔心白羅在辦案時的安危。

  書中一個有趣的事實:海斯汀念伊頓公學。(頁118)書中角色說「沒結婚的人不會知道什麼是煩惱!」(頁257)這與《五隻小豬之歌》的被害者所言「千萬別結婚,老弟,等死了再下地獄也不遲。」(頁73)倒是相呼應。

  大衛.蘇謝版的電視劇白羅則設計成,白羅一開始就作客老太太家中,老太太一樣懷疑自己有危險,因而尋求白羅建議,結果當然還是掛了,也被診斷為病死,馬上下葬,您看看白羅影響力多低啊!都在現場說是謀殺了,還沒有人願意聽他的判斷進行驗屍。相較之下小說就比較合理,因為沒人懷疑,所以用病死結案安葬。戲裡還多死了一個人,雖與小說設定不同,但放在劇中倒是毫無突兀感,因為他是因為接近真相、知道太多而死的。

[ 相關連結 ]偵探:白羅
購書:《死無對證》
IMDb:Agatha Christie's Poirot 6-4:Dumb Witnes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