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白羅的初期探案》篇名:The Chocolate Box
篇名:The Clue of the Chocolate Box
收錄於:《白羅的初期探案》Poirot’s Early Cases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06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初發表:The Sketch 雜誌1582期(1923.05.23)

心得:

  我覺得〈巧克力盒謎案〉在白羅探案中,屬於相當重要的一篇,因為這篇號稱是「赫丘勒.白羅的唯一失敗」。案子發生在白羅仍任職於比利時警方的時候,一位副部長心臟病發而死,死者亡妻的表妹委託白羅查案,她覺得死者是被毒死的,於是白羅進行偵查,當他志得意滿準備發表結果時,有人向白羅自承犯案,該人完全不是白羅懷疑的對象,因此白羅可說是遭遇重大失敗。

  這個失敗在其他作品中至少被提及三次,一次是《危機四伏》(Peril at End House, 1932, p.174),白羅說「一八九三年在比利時我曾經失手過一次。記得吧,海斯汀--那個巧克力盒的案子,我跟你說過」,有趣的是本案並未敘明年份,反而是在《危機四伏》裡提到;另一次是在《三幕悲劇》(Three Act Tragedy, 1934, p.170),沙衛特問他「你從不曾失敗過嗎?」白羅答「只有一次,在很久以前,在比利時」應該就是暗指這件〈巧克力盒謎案〉;第三次是在《底牌》(Cards on the Table, 1936, p.142),也是有人問失敗經驗,白羅說「上次失敗是二十八年前的事了。即便如此,那次也是情有可原」,這樣算起來,《底牌》的故事發生於1921年(然而《底牌》裡說自己是1937年,這點很值得研究推敲琢磨)。而這三個長篇與本篇都發表於1923-1936年間,克莉絲蒂更晚發表的作品有沒有記得提及此案,就讓我繼續看下去。

  天才有失敗不知是為了什麼?為了接近凡人一點嗎?老實說,身為凡人的我覺得即使如此,凡人也不會比較好過。但是作家卻喜歡這樣寫,白羅探案在此處與福爾摩斯探案有著驚人的相同。白羅把故事完整訴說給海斯汀知道以後,他說「任何時候,如果你認為我變得自負了,你就......不過我不太可能自負的,只會出現一下子......到時你就對我說『巧克力盒子』。同意嗎?」(頁200)。同樣地,在福爾摩斯《回憶錄》中收錄的〈黃面人〉(或譯〈黃臉人〉、〈黃色臉孔〉,The Adventure of the Yellow Face, 1893),福爾摩斯也發生了錯誤的推理,他最後告訴華生「如果以後你覺得我過於自信我的能力,或在辦一件案子時下的功夫不夠,請你最好在我耳旁輕輕說一聲『諾伯里』(案件發生地),那我一定會感激不盡的」。

  小說中白羅做出錯誤推理之後,犯人就自白了,但是在大衛.蘇謝(David Suchet)主演的電視劇版中,卻不是這麼演,劇中安排犯人說出錯誤的話語,讓白羅心生懷疑,然後指出該人是兇手,所以在電視劇中,白羅還是百戰百勝的。不過最後對於犯人的處置倒是與小說一致。影片中對於小說中的關鍵顏色做出修正,我想可能是為了配合該症狀的實際狀況,畢竟小說發表於1923年,影集則是1993年拍的(第五季第六集),進步了七十年,對於該症狀的理解理應進步許多。

1923.05.23〈巧克力盒謎案〉

  因為是演白羅年輕時的故事,所以不僅跑到布魯賽爾出外景,白羅還瘦了許多,其實大衛.蘇謝根本不胖,只是平常為了演矮胖子必須在衣服內增添道具,常使得他走起路來像企鵝一樣。不過頭髮就沒辦法掩飾了,他禿頭,所以演起年輕時得把髮際線往前推,看起來薄薄一層,挺假的。鬍子倒是一樣堅挺,這邊讓大家瞧瞧白羅著警察制服的英姿。另外,小說是在暴風雨之夜,白羅向海斯汀說故事;影集則是白羅與傑派回比利時,他告訴傑派這個早年探案,而且影集中讓該案的美麗委託人與白羅有著曖昧情愫,而且讓多年後白羅重返比利時仍佩戴她送的紀念物,真是婆婆媽媽到家啦!

[ 相關連結 ]偵探:白羅
購書:《白羅的初期探案》
IMDb:Agatha Christie's Poirot 5-6:The Chocolate Box
《白羅的初期探案》發表順序、收錄順序請點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