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1927年《四大天王》書名:The Big Four
書系:遠景 克莉絲蒂探案系列
書系:遠流 克莉絲蒂推理全集 24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
成書年代:1927年

心得:

  話說我的推理迷朋友對於克莉絲蒂這部《四大天王》可是負評如潮,其實我當年讀《四大魔頭》(遠景版譯名)時,可覺得精彩得緊,白羅屢屢識破陷阱、每每化險為夷,真是讓我佩服不已。多年後重讀這部作品,著實顛覆了我以往的印象。這部作品實在是太不合理了,這種不合理就像是莫里亞提教授若意在製造動亂,其對手應該是各國的國安機關,而不是福爾摩斯。只要送偵探一粒土豆就好,何必縱虎歸山,徒增未來的困擾?還有其他諸如白羅自己說「到處都是四大天王!這個巧合真是令人感到訝異。」(p.123)其實讀者比你還訝異哩!

  說克莉絲蒂或是白羅的壞話非我本意,分析有多不合理也不是克莉絲蒂迷的該做的事,我就點到為止,下面來說說我覺得本書有趣的地方,彼此之間沒有順序、毫無關連,純粹想到什麼寫什麼。

  白羅對於看不看屍體這件事前後不一。如果是現代的推理、法醫、鑑識影集,驗屍一定是重要的一環,編劇們多多少少會放一點線索在屍體上,法醫也往往是劇中重要的固定配角。而在本書裡對於幾具屍體卻有不同態度,白羅先是說「我對屍體一點興趣也沒有」(p.38),後面卻說「沒錯,我們當然得去停屍間一趟」(p.118)。當然,作者可以決定線索是否要出現在屍體上,但偵探除非能事先得知看屍體無用,並給讀者理由,不然作者直接不要寫去看屍體就好,讓偵探直接說對屍體沒有興趣,我覺得怪怪的。

  吉羅再度被提及(p.53),他是巴黎保安局最手倚重的警探,在《高爾夫球場命案》中與白羅交手過。

  白羅大概可以出兩本語錄,第一本是《白羅自吹自擂集》與第二本是《貶低他人智商集》,想當然爾,受害對象主要就是海斯汀了。而這兩本書有些語錄是相通的,因為在自捧的同時,一定要貶低他人一下。例如「......白羅早就被大樹壓得魂飛魄散了。這對全世界來說將是一大損失;當然還有你,老弟。只是你死了,也不算是什麼舉國同悲的慘事。」(p.58)「我們面對的不是一般的罪犯,而是全世界第二足智多謀的人。」(p.95),此時海斯汀當然很識相地不會去問第一名是誰。「事實上,是真相自己跳到我眼前來。」「我呢,還是老樣子,真相從不自己跳到我眼前。」(p.112)

  海斯汀所言「令我大吃一驚的是,她竟然是我們以前的敵手,羅薩柯夫伯爵夫人。她是俄羅斯人,在倫敦曾策劃了一場極為高明的珠寶竊案。」(p.64)的這位伯爵夫人,就是在1923年發表的短篇〈雙重線索〉(The Double Clue)中的主嫌,而這位女人,竟是白羅喜歡的對象,難道這是名偵探的宿命,女人不壞,男人不愛?「白羅不知為什麼,一直暗中喜歡她。她誇張的打扮吸引了白羅。他總是喜孜孜地說她是萬中選一的女人。她和我們對立,與我們最可恨的敵人站在同一邊,但這一點從來都沒有影響到她對她的評價」(p.196)。這可不是海斯汀一廂情願的看法,白羅自己也說出「因為我過去很仰慕伯爵夫人」(p.228)的話語來。其實在1947年發表的〈惡犬克爾柏洛斯〉(The Capture of Cerberus)中,兩人相隔二十年後在倫敦相遇,作者寫道「白羅從來未能擺脫他對這位伯爵夫人的癡情眷戀」。

  海斯汀原來「過去曾經擔任一名日理萬機的國會議員的私人秘書,因此這個角色我扮演起來並不生疏」(p.84)這裡是白羅請內政大臣寫推薦信,推薦海斯汀去美國富豪手下擔任英國秘書,此時海斯汀的過去就突然多了一份「幹練秘書」的經歷了。

  案件時間很長,海斯汀七月回英國,「而我過去一年半都住在阿根廷的農莊裡」(p.3),一直拖到隔年六月底(p.209)案件才結束。身為一部諜報作品,世界的毀滅都是在須臾之間,怎麼會一拖就幾個月,這偵探也太不積極了。海斯汀在1923年的《高爾夫球場命案》遇到真命天女灰姑娘,於是移居南美,據本作的資料,就是搬到了阿根廷,待了一年半後回來。

  白羅酸了福爾摩斯一頓,「我覺得......我真的覺得,應該讓我兄弟參與這個案子。」「你的兄弟,我怎麼從來都沒聽過你有個兄弟?」「海斯汀,你真讓我驚訝。你難道不知道所有的名偵探都有些兄弟?要不是這些兄弟生性懶散,不然可能更為人知。」(p.180)這擺明就是在說福爾摩斯的懶散哥哥--邁克羅夫特.福爾摩斯。「可是他既無做偵探工作的願望,也無這種精力。他連去證實一下自己所做的論斷也嫌麻煩,寧肯被人認為是謬誤,也不願費力去證明自己的正確。」(語出〈希臘譯員〉)。

  白羅詐死後,海斯汀想要為友報酬,所以還是認不清自己程度,他認為「我和白羅共事已久,已經熟稔他的手法,他未完成的工作,我絕對有能力接替下來」(p.192)這等自信實在讓我為他捏把冷汗。這種自負在先前的作品也出現多次,當然也多次被證實,沒有白羅他還是不行的。

  海斯汀在本書中暈過去五次,而五次都安然一樣醒來,我都不知道要說身體太差還是運氣太好了。先是被白羅的毒氣意外毒暈(p.152)、後被爆炸震暈(p.189)、然後聽到白羅死訊氣暈(p.190)、又被麻醉劑迷暈(p.217)、再度被爆炸震暈(p.227),真是不折不扣亞瑟.海斯汀的《冒險史》。

  若照本書故事內容,本案應該發生在1926年的《羅傑.艾克洛命案》之前,因為本書終章提到「我應該退休了。可能會去種種南瓜吧」(p.229),然後《羅傑.艾克洛命案》開始時,白羅才會在鄉間種南瓜。但本書卻是1927年出版,晚了一年。或許當初有什麼出版考量也說不定,或許有專家可以來幫我解答一下。

  本書雖然吐槽點十足,但是對於白羅與海斯汀的描述、個性、生命歷程多有著墨,身為克莉絲蒂迷,在閱讀相對難看作品的同時,還是有許多地方可以會心一笑的啦!

  大衛.蘇謝(David Suchet)版的電視劇白羅在2013年十月播出,為第十三季第二集,對於原著的依循,可以說是整個砍掉重練的規模,當然我不能說非常成功,至少比起原著是個較為說得過去的版本。除了故事情節絕大多數不同,白羅詐死倒是留著了,影集一開始就以白羅葬禮開始,以西洋棋謀殺的做法也保留(只是死的是不同人),還有一點是很大的變動,就是海斯汀的角色。

  大衛.蘇謝版白羅始自1989年,也就是說,2013年播出《四大天王》時,已經過了24個年頭,如果當初劇組有照順序拍,這是白羅第四個長篇探案,飾演海斯汀的Hugh Fraser還年輕力壯,可以隨著白羅東奔西跑、出生入死(畢竟是部諜報小說),甚至在白羅死後誓言復仇,但在2013年才播,是所有七十部被搬上螢幕的倒數第四部,而他當時實際年齡已經63歲了,要演出三十多歲左右的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困難(在《史岱爾莊謀殺案》時他30歲,就算隔年發生《高爾夫球場命案》後結婚,移居南美後再回英國,也年僅33歲),因此這個改編中的海斯汀角色大幅弱化,僅在開場時出席白羅葬禮、全劇後五分之一時說要替白羅復仇,卻未見具體行動,如此而已。

白羅:1927年《四大天王》1  最後讓大家看看小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中國大魔頭的模樣,不知道是哪裡找來的照片,我個人是覺得當絕世魔頭年紀稍大了點。

[ 相關連結 ]偵探:白羅
購書:四大天王
IMDb:Agatha Christie's Poirot 13-2:The Big Fou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呂仁茶社話推理

呂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